打开手机就能“码”上解纷

发布时间:2021-07-24 11:18:13

中山坦洲镇哪里有鸡店一多少钱【葳伈★4⒌2O6⒐`3З★】姑·娘·全·天·安·排-18-至30岁任挑【葳伈★4⒌2O6⒐`3З★】祝您开心不指一次!!!!.  从沪深港通南北资金流向看,截至发稿,南向资金净流出17.92亿元,其中沪港通净流出3.81亿元,当日资金余额为423.81亿元,深港通净流出14.11亿元,当日资金余额为434.11亿元。

  打开手机就能“码”上解纷
  “浙江解纷码”汇聚矛盾纠纷预防调处化解多方力量

  □ 本报记者  陈东升

  □ 本报通讯员 俞 冲

  从“只进一扇门”到“只扫一个码”。在浙江,数字法治这一新举措令人称道。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在浙江省长兴县看到,当地市民遇到了矛盾纠纷,只需要点开手机打开“浙江解纷码”,就能实现“码”上解纠纷。

  长兴县人民法院院长潘轶华介绍,一个“码”,牵起矛盾纠纷预防调处化解的八方力量,随时为“想找个说法”的群众提供解纷渠道,真正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7月8日,浙江正式对外发布“浙江解纷码”(线上矛调中心)数字法治场景应用。“浙江解纷码”在全省正式上线运行。这也意味着,由长兴县法院首创的“一案一编码”“一码管到底”的解纷码走向全省,成为浙江数字化改革的最新成果之一。

  智能分案分层过滤

  体验解纷码,只需点开“浙里办”App进入“浙江解纷码”应用,在线反映纠纷事项后,就可以自主选择线上调解,平台将智能分发至相应的调解机构。同时,也可选择线下调解,平台会指定矛调中心进行线下办理。

  2020年5月1日,“长兴解纷码”经过前期研发,首次上线试运行,在5个乡镇开展试点。7月3日,“长兴解纷码”在全县正式铺开。2021年3月,解纷码面向湖州全市推广。而今,“浙江解纷码”正式上线运行。

  王女士是长兴县一家游乐园的营业员,去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她和同事的工资没了着落,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通过解纷码扫码上传了相关情况。很快,劳动仲裁部门联合街道司法所与游乐园老板协商,帮她和同事顺利拿到了工资。“以前都说‘有事找政府’,但我们哪里分得清什么事找什么部门,现在‘只扫一个码’就行,这让老百姓很暖心。”

  据介绍,解纷码实行“一案一编码、一码管到底、全程可追溯”,当事人在平台完成录入后,平台即生成一个二维码,当事人只需保存该二维码,便可通过扫码,全流程实时追溯纠纷调解环节、进度、结果,确保心中有数。同时,平台还为当事人提供在线司法确认和诉讼立案功能,在纠纷调解过程中为当事人提供全周期的司法保障。

  对老百姓而言,遇到事情,最烦要跑要问;有了难题,最怕被“踢皮球”“打太极”。“针对这类问题,解纷码通过智能分案规则、三层过滤体系,明确村、镇、县三级调解组织、专业调解组织等责任主体的工作职责和办理流程,自动分发给调解员个人或明确的调解组织,并对纠纷响应时间、调解时长作出硬性规定及预警提醒。”长兴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高福良表示,小小的解纷码,牵起了矛盾化解的各方力量,打造一个纠纷协同治理体系。

  重心下移力量下沉

  “解纷码在长兴首创,不是偶然的灵感乍现,而是党委领导、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下的必然产物。”潘轶华介绍,早在2018年,长兴就创新打造调解-诉讼-执行一体化工作机制,整合社会治理多方资源,发挥基层组织、社会力量和人民法院各自职能优势,探索实施以诉前多元调解为基础,以调解、诉讼、执行层层衔接、逐层递进为主要内容的诉非衔接新路径,并明确将调解成功率、法院委派案件响应率等指标纳入平安建设考核。

  然而,在诉源治理不断深化的过程中,长兴县法院也发现了问题:这种纠纷“一步到院”,再由法院作为中枢分流出去的模式,难以完全压实各调处组织的主体责任,调解过程中有时会存在“等一等”“推一推”的情况。

  解纷码作为矛盾纠纷受办一体化平台,村、镇、县三级调解组织及交通、公安等专业组织,各类社会调解机构等纷纷进驻。通过智能分案、逐层过滤、明确考核,实现矛盾纠纷层层递进流转,推动纠纷治理重心下移、力量下沉,切实压实各级调解组织责任,有效破解了以往责任主体不明、调解资源缺乏整合的问题。

  全面深化改革成为过去几年浙江鲜明的时代标志。去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曾就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让老百姓遇到问题能有地方‘找个说法’”。浙江努力把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建设成为“重要窗口”的标志性工程,让群众有了纠纷“最多跑一地”,实现一窗受理、一站式化解。长兴依托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建设,深化“最多跑一地”改革,依托解纷码打造首个线上矛调中心,实现解纷“最多扫一码”。

  “我们是最早一批试点解纷码的乡镇,两年时间下来,全镇群众直接到法院诉讼立案的案件同比下降了50%以上,纠纷成讼率大大降低,真正让大量纠纷化解在诉前。”洪桥镇党委副书记沈树明说。

  自2020年5月1日试运行以来,解纷码平台共受理纠纷6195件,成功化解4388件,化解成功率70.8%,解纷平均用时仅6天。

  直面痛点难点问题

  “长兴解纷码”为何可以成为“浙江解纷码”?

  究其原因,就是这项法治数字化改革直面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痛点和难点,以群众的感受确立改革标准,以群众的获得感评判改革成效。

  “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矛盾纠纷能否得到及时有效化解,基层治理水平如何,直接关系人民生活品质,是美好生活的重要构成部分。”潘轶华表示,“在平台打造之初,我们的核心理念就是要让老百姓只申请,后续事项都依托平台智能化推进,直至有效解决。同时,我们始终秉持‘两不两用’的原则,‘两不’是指不搞重复建设、不增加基层负担,‘两用’是指好用管用。”

  在解纷码平台升级优化过程中,专班人员始终坚持以用户感受为标准,以用户的需求为出发点推动创新。同时,依托解纷码实现矛盾纠纷排查见底,解决了以往纠纷案件信息不透明、部门不共享的问题。运用数字技术创新打造集智能分案、多元解纷、大数据监管,运用数字化解纷码形成全场景覆盖、全过程把控和全链式管理的矛盾纠纷化解模式,整合线上线下各类调解资源,为基层治理法治化、规范化、标准化提供数字化提升思路。

  现在,“浙江解纷码”融合了司法行政、信访、劳动、人力社保等多部门资源,汇聚5000余家专业调解机构、4万余名调解员,在全省范围内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系统。

  “‘浙江解纷码’是落实数字中国建设决策部署,推进浙江省数字法治系统建设的重要场景,是回应群众多元解纷需求的有力举措。”浙江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朱晨向《法治日报》记者表示,浙江将把“浙江解纷码”打造成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主渠道、主阵地,不断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编辑:张奥林】